乐粉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三十九章 击败和欲擒故纵(二合一)

      呼呼!
  听闻罗恩嘲讽,海拉忍不住发怒,她长剑一指,无边神力汇聚。
  天空之上风云剧变,浓重如墨的乌云翻滚扩散。
  罗恩抬头望去。
  刻画神秘繁杂的卢恩文字的墨绿色魔法阵,笼罩千米天空。
  卢恩文字,北欧神话中富有魔力和神秘的文字,拥有不可思议的能力。
  北欧神话中,相传众神之父奥丁,用失去一只右眼的代价,换取智能之泉的智慧,自己倒吊在树上九日九夜,思考宇宙的奥秘,当他从树上下来的时候,他就领悟了卢恩文字,由他传授给世间,
  但实际卢恩文字是九界的魔法基础,比奥丁都要古老,更像是他征服九界后进行的文化演变。
  咻咻咻!
  魔法阵下,千柄万柄漆黑的夜空之剑飞下,密密麻麻悬浮在海拉身旁。
  “你会付出代价,凡人!”
  海拉满脸冰冷杀意,飞身举剑杀向罗恩,同时操纵无尽的夜空之剑,一齐发动攻击。
  夜空之剑穿过苍穹,锋锐剑锋汇聚成长河,能将一座山峰刹那间粉碎。
  罗恩飞身而上,赤手空拳和和海拉战斗在一起,面对袭来的夜空之剑,或是挥手扫开,或是双眼迸射等离子能量,将之摧毁。
  两人以凡人肉眼难见的速度激烈交战。
  海拉手持夜空之剑,展现出精妙狠辣的剑技,每一个动作都充满着死亡的凌厉美感,尽皆致命杀招。
  她战斗风格更是狠辣多变,有着丰富战斗经验的她,总能在劣势中寻找到反击的角度。
  昔日,死亡女神海拉的名声和奥丁一起威震九界,征战了千余年,她自问在武技上已达到人所能达到的极限。
  但当她遇上罗恩时,她发现她似乎错了。
  罗恩总是能以最精妙的角度和力量,化解她的攻击,出手直指本不可能被察觉的微小破绽,从而直攻要害。
  这边才刚艰难躲过危险的一击,未等她喘口气,下一记可怕又精准的攻击已来到,让人压力如山。
  出手间妙至毫巅,技近乎神。
  海拉不单力量、速度全不如罗恩,连习练与实战过千年的的武技上也是大落下风。
  不时身躯被重创,口吐鲜血,如果不是她身为死亡女神生命和阿斯加德相连,阿斯加德在她永不会死,早已危险。
  嘭!
  又是一拳打来,毫不留情甚至带着蔑然的羞辱,海拉脸被粗暴击中,气浪炸开,整个人被轰飞出去。
  “你……”
  被打了脸的她稳住身体转回头,面露怒气想说些什么。
  但罗恩瞬间破空来到她身前,面无表情一拳把她想说的话砸了回去,道。
  “战斗中还想分心说话,如果在战场上你早已死了。”
  “你以为你面对的谁?”
  抬剑挡住这一击,海拉身体被骤然下压,听到这句话脸色一黑,差点被气吐血。
  她指挥和亲身经历得的大大小小战争何止上万场,何时用得着别人来说教。
  “去!”
  她心中火冒三丈,神力造出更多的夜空之剑,操纵数之不尽的漆黑长剑汇聚成一条长河杀去。
  嗤!
  罗恩眼中释放能量摧毁如河流般冲刷刺来的夜空之剑,但速度赶不上冲刷而来的速度。
  他极速闪身躲避。
  下一瞬间,夜空之剑绕了个弯,如附骨之疽追击而至。
  罗恩凶横挥拳击溃河流,涛浪为之一滞,天地仿佛静止了一瞬,然后长剑河流崩散倒飞。
  但就在这时。
  长剑组成河流中心处突然飞出一柄速度与力量都有别于其他长剑的夜空之剑。
  如一道充满美丽与死亡的墨绿色极光,瞬间飞过。
  唰!
  罗恩脑袋一偏躲闪,被长剑留下一道血痕。
  “被我快杀了十几次,也总算是伤到了我一下。”
  他抬手向脸上摸去,但脸上伤势眨眼愈合,手上一丝血迹都没摸到。
  “可惜伤口太浅了,话没说完边已恢复。”
  罗恩轻叹道。
  “中庭的蝼蚁,我必会当你国民的面斩下的你的脑袋。”
  本来暗算到罗恩有一丝冷笑的海拉,怒不可遏大喊,她挥动夜空之剑,竭尽全力爆发实力啥上前。
  海拉实力相当强大,连当年的奥丁也是拼光了连雷神想要加入、仙宫最精锐的部队女武神,消耗了她一定神力,处于中年人生实力最强阶段的他悍然出手才将之拿下封印。
  “近两千年过去,我已变得更强大,老头子已死了,九界内没有能阻挡我的人!”
  纵然现在不是处于阿斯加德的海拉全盛状态,但地球通过世界树与阿斯加德相连,彼此间有神秘的联系。
  海拉借此得到不小的增幅,她心中杀意炽盛,只是仍旧不是罗恩的对手,狼狈不已。
  “拖得有点久了。”
  不过未等她着急,一直处在上风的罗恩却先略微不满的皱眉。
  本不想动用神力以免万一破坏计划的他不再留手,掌间凝聚黄金雷霆长矛,陡然投掷而去。
  “父亲?”
  浩瀚的雷霆神力,熟悉的气息,海拉为之震惊,瞳孔放大,她挥剑没有挡住,肩膀被雷霆洞穿出现血洞,伤口焦黑。
  她惨叫捂住伤口,惊愕看去。
  有一瞬间她有一种感觉,仿佛面对的是她那个虚伪而无情的父王。
  她甚至怀疑罗恩是奥丁用魔法变得。
  “不要乱讲。
  我可没有你这么老的女儿。”
  天空之上,罗恩再度凝聚出雷霆长矛,轻笑道。
  “不,你不是他。
  他已经死了!”
  自己脱困,父亲就绝不可能再存活,海拉皱起眉头,听到罗恩的话,满脸狰狞和杀意,催动夜空之剑长河攻去。
  “不管你是哪个神系的神明,化名在此,你今天都无法逃脱你的命运。”
  轰隆隆!
  天上雷云翻腾,仿若神明发怒。
  大片雷电撕裂苍穹狠狠劈下。
  夜空之剑长河攻击被摧枯拉朽的击散崩毁。
  罗恩身上浮现雷芒,瞬间出现在海拉面前,手持雷霆长矛,打得上一秒还语气高高在上的她不断败退。
  没动用神力时,海拉爆发实力还能和罗恩有一战之力。
  但当他使出神力,海拉无法抵挡被压入下风,怒雷狂潮般的强大攻势,甚至让她只有勉强招架的份。
  待到又十数回合后,身体接连被重创,她突然脖子被死死掐住,那只手臂上仿佛有着无穷的力量!
  “生命和阿斯加德接连,永远杀不死的死亡女神?”
  罗恩抓住海拉,眼中浮现电芒,身上散发无情神威。
  他心里低念,想试一试海拉是怎么个杀不死的法。
  浩瀚神力爆发!
  “啊……”
  海拉面露痛苦。
  伴随雷弧,狂暴如海啸的无边神力,将她身躯寸寸毁灭,她大喊着:“没用的,你杀不掉我。”
  她承认罗恩强大出乎她的意料,但她没有半点畏惧。
  “只要阿斯加德仍在,无人能杀掉我!“
  灰飞烟灭!
  下一秒,海拉整个人化作飞灰,从世上消失。
  但下一刻。
  一阵墨绿色光芒浮现。
  海拉身体重现,她头戴黑角冠冕,身穿战甲,身上气势竟仿佛回到了巅峰,刚刚大战中的消耗好像全都恢复,像获得了新生。
  “谢谢你帮我恢复力量。”她一甩夜空之剑,冷笑道。
  看着原地满血复活的海拉,罗恩挑了挑眉:“是么?”
  他抬起手掌,耀眼的金色雷霆横贯过天空。
  海拉举着战剑欲杀上前的一只手,如被一只金色画笔抹去,消失不见。
  她痛苦得捂着肩膀倒飞而去。
  “你的力量对我来讲微不足道。”
  他面无波动接连攻击,海拉或躲或挡全都无用,不到一秒时间里另一条手臂也被泯灭。
  挥拳把海拉击飞出去,罗恩伸手一握催动灯戒之力。
  不远处的空中,翡翠光芒凝聚出中世纪奇特的铁处女刑具。
  打开的人形模具,里面充满钢铁尖刺,海拉正好倒飞进里面。
  嘭!
  刑具狠狠扣上,数不尽的尖刺扎入她的全身上下。
  “啊……”
  双臂伤口处被卡死,血肉无法生出,海拉一有想动用魔法的念头,模具的尖刺就瞬间扩大,几乎将她身体撕裂,让她无法很好控制体内神力。
  她现在状况和萨卡星上被控制的雷神差不多,不过罗恩的方式要更血腥和粗暴一些。
  “现在,我想问问你怎么治我的怠慢之罪。”
  罗恩缓缓飞来,道。
  “往我脸上吐口水么?
  这好像是你仅能做的事了。”
  “等我脱困,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终生,把你碎尸万段。”
  纵使平常冷漠优雅的海拉不由因痛苦和暴怒,原本略有些精致的面容变得扭曲狰狞,作为天父之女和死亡女神,她何时受过如此的屈辱。
  “还在骂?倒是挺有力气。”
  经过尝试,海拉的不死性是规则性,即便把身体从头到脚泯灭也无法杀死。
  “某种程度上讲,保命能力几乎比天启还强。”
  不过罗恩本来也没打算杀掉海拉。
  他打量着眼前这个倒霉的死亡女神。
  “海拉是奥丁的第一个孩子,帮助奥丁征服九界,是仙宫王位最有力的继承者,曾经是阿斯加德的行刑官,雷神之锤的第一任主人。”
  可惜奥丁在征服九界后一改往日的蛮横与无情,欲以仁德统治九界。
  他满足于现状,同时也是忌惮深不可测的宇宙,决定停止扩张,找寻度过诸神黄昏的办法。
  但海拉还未长大就陪着奥丁征战九界,她的人生大半都在战斗中度过,与鲜血和死亡为伴,早习惯了这些。
  “在奥丁的成功培养下,海拉就像年轻版的奥丁,一样的野心勃勃,一样的高傲、好战、无情,她无法接受奥丁的决策。”
  两人由此反目,最后海拉被奥丁囚禁在地球。
  海拉这个女儿几乎就是奥丁伟业的牺牲品。
  “告诉我,你来我的国度做什么。”
  不过海拉可悲归可悲却与他无关,罗恩像不知道她的目的般问道。
  其实不用想也能猜到,海拉来瓦坎达的目的,不是为了宇宙魔方就是为了宇宙飞船。
  积攒近两千年的仇恨和怨气,海拉一定迫不及待想返回阿斯加德,大开杀戒,登基为王。
  “啊……”
  刑具的尖刺缩小,让海拉恢复身躯,下一刻再度变大,几乎把她身体撕碎,给她无与伦比的痛苦。
  但即便这样,控制不住惨叫的她也紧咬牙关,用仿佛要把罗恩生吞活剥的目光看着他,一言不发。
  “不说?
  那就来谈谈阿斯加德。”
  他笑着问道:“我记得你刚才提到了阿斯加德对吧?”
  提到阿斯加德,海拉终于有了反应,但是仍旧没有开口,只用恨恨的目光看着他。
  似乎大感无趣。
  罗恩挥手释放能量破去那些把振金哨兵卡住的夜空之剑。
  随即把人形刑具,交给它们。
  “这样的痛苦,十几分钟就能让人崩溃变成一个疯子。
  不知你会嘴硬到什么时候?”
  发表了一番残忍的话语,海拉被带了下去,放置到了监牢里。
  大战平息,娜吉雅派出钢铁哨兵和其他人员开始维修街道破坏,关于这点瓦坎达已经无比熟练。
  ……
  深夜,夜空繁星点点。
  监牢之中,痛苦的海拉突然强忍痛苦,发动了魔法,整个人变成了墨绿色的轻烟,从刑具中脱身。
  她恢复形体,伤势尽复,目露怨恨。
  “你太小看我了,罗恩。
  论对魔法知识的渊博,整个九界也没有人能胜过我。
  两千多年的孤独和折磨,更能让我忍受所有!”
  海拉恨不得立即把击败折辱她的罗恩,就像说得那样碎尸万段,在杀掉他之前还要给予百种羞辱和千种痛苦来偿还这一切。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她脸上浮现深深忌惮。
  海拉不得不承认,那个男人强得可怕,甚至比奥丁更强。
  她必须回到阿斯加德,借助阿斯加德的力量才能报这个仇。
  “罗恩,你是很强,但你能抵挡得住彩虹桥么?”
  彩虹桥是阿斯加德的爆星武器,连奥丁都不敢正面与之相抗。
  “我一定会报这个仇,你触怒了死亡,死亡会给予你应得的下场!”
  海拉眼神狠厉,握紧拳头,她刚进瓦坎达时就听过罗恩的名字,但她先前十分轻蔑,根本不用名字称呼罗恩。
  她身形隐去,一路用魔法得知了瓦坎达振金飞船所在,悄然登上上面。
  咻!
  把飞船隐形,海拉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瓦坎达,准备回返阿斯加德。
  海拉身为奥丁之女还从未有过像盗贼般潜行的时候,但形势所迫不得不让她放下往日骄傲。
  这令她感到屈辱万分,却不得不忍耐,也叫她对罗恩仇恨更深。
  不过海拉不知道,就在她离开后没几秒,手持心灵法杖的罗恩出现在天空上,淡淡凝视海拉乘坐飞船逃走。
  他的目的从来不是击败和杀死海拉,反而他很乐意见到海拉返回阿斯加德,把她积攒的怨气变为杀戮。
  对海拉动手,主要是她太过嚣张,到他的领土大肆破坏,还一副理该他膜拜迎接的模样,才出手给予她教训。
  另外也是想从他这里轻易得到想要的东西达成目的,没有那么便宜的事。
  “海拉,等你返回阿斯加德,才是好戏开场之时。”他轻声低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