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粉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七十九章 上岸

    东方破晓,黎明的光束洒向大地。

    白色的悲伤和无端的恐慌在梧桐小镇弥漫着,但是悲伤绝望之中又隐隐的透着点希冀。

    期盼神明降世。

    温洛言和云卿歌在一起探讨关于河妖的看法,封祁和宁安就被排除在外了。

    宁安对此表示不服。

    不能把看不起三个字这么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吧!

    宁安没想到的是,姚霜找到了她。

    “宁姑娘,我能看看你...舞剑吗?”姚霜的声音温柔中带着无尽的洒脱,一双眼睛澄澈而又迷茫。

    看的宁安心头颤动。

    美。

    是真的美。

    是超凡脱俗的那种美。

    “当...当然。”宁安回神后,开口回应道。

    跟着姚霜去竹林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劝慰道:“姚夫人,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这样惊才艳艳,肆意洒脱的美人,怎么能困于后宅?

    同那些庸俗的人玩令人心烦的宅斗?

    如今这世道,大概都喜欢破镜重圆,追妻火葬场的戏码。

    可是...可是...

    破镜如何重圆?

    火化成灰凭什么原谅那些曾经的伤害。

    冷落、质问、诬陷、怀疑……

    宁安觉得自己来这个将军府不过短短几天,那些俗套的戏码她已经看的眼花缭乱了,在他们到来之前呢?

    她是旁观者,她永远在吃瓜的路上,可是当事人...是怎样的水深火热。

    狐狸的尾巴晃了晃,无意间蹭过了宁安的手背。

    裴懿不是很懂,明明宁安看热闹的时候,还是很投入的。

    姚霜微微一笑:“值得。”

    宁安:??

    好家伙!

    果然是拿的是虐文女主的剧本,都眼下这幅光景了,怎么还值得?

    但是话点到为止,姚霜既然已经如此回答了,宁安也不好说什么。

    竹林之中,还是那片空旷的空地上,宁安接过了姚霜手中的桃木剑。

    心中默念剑诀。

    风霜绮幽诀——

    第一剑——出风起云,花残叶坠!

    少女的身形如雾里看花,如梦似幻。

    剑影闪过,竹叶纷纷落下。

    少女青衣翩然,那桃木剑上似乎也起了点点幽光,在空中划过,似坠落星辰。

    宁安此时便觉得对这剑诀的领悟渐入佳境。

    看来系统的剑修天赋并不是摆设。

    “小师妹!小师妹!”封祁的声音穿透力极强。

    穿透宁安耳边呼呼的风声,准确无误的射进了宁安的脑海中。

    于是下一步,宁安便觉得落脚点不对,连忙翻身转了两个圈之后稳住身形。

    刚刚觉得自己领悟真谛的宁安很想掐死冲过来的封祁。

    “小师妹,门口...门口……”罪魁祸首封祁风一般的冲了过来,扒拉着宁安的肩膀,半晌还没有组织好语言。

    宁安:“慢慢说。”

    亲!这是修真者啊!

    跑几步路不至于气喘吁吁的说不出来一句完整的话吧。

    丢人!

    修真界就没有体测的吗?

    封祁:……

    小师妹的目光怎么怪怪的。

    他只是不会组织语言而已。

    半晌,封祁终于开口了:“门口吃瓜!”

    有的时候,只有用到了,才会意识到自己的词汇有多么贫乏。

    封祁:对不起,语文老师!

    他的母语是无语!

    宁安:……

    好!真好!

    好一个生动传神的吃瓜。

    宁安下意识的看向姚霜,就见蓝衣女人眉头狠狠的皱在一起。

    “走?”宁安试探。

    姚霜点头。

    于是三个人风风火火的就朝着将军府的门口赶去。

    将军府的门口...很是壮观。

    梧桐镇无数的镇民跪在将军府的门前,领头的已经胡子发白了。

    “请将军送新娘出嫁!”老头高呼一声,将头狠狠的砸在地上。

    后边跪成一群的老的少的都跟着老头一起磕头。

    “请将军送新娘出嫁!”

    “请将军送新娘出嫁!”

    一声又一声,震天响。

    宁安一时间都被这样的场面给震撼住了。

    “啥玩意?”宁安站在慕容安身后,戳了戳封祁。

    封祁:“村民们要给河神送新娘呢。”

    宁安:“怎么让慕容安送?!”

    离谱这不是?

    封祁:……

    他难道不是刚刚吃瓜?

    开玩笑?他怎么可能吃一半再去找宁安。

    “高小姐,是被选中的新娘。”

    一边的姚霜给出了答案。

    宁安和封祁对视一眼。

    原来是这个缘由。

    慕容安脸色铁青的看着这一群跪着的百姓。

    曾经,他绝对不会为此动摇。

    但是现在...经过昨天之后...

    慕容安只觉得他无法做出抉择。

    正在慕容安两难的时候,突然从湖边跑来几个人,他们全部都惊恐的大叫。

    “上岸了!”

    “河妖上岸了!”

    惊恐的叫喊声中,一个人被拦腰斩断。

    血迹飞溅,在空中洒下一串鲜红。

    “啊!”

    那些跪在地上的镇民们四散而逃,“哗啦啦”的散了,疯狂的奔跑着。

    “救命!河神饶命!”

    “啊!”

    尖叫声和求饶声散成一片。

    所有人四散而逃之后,那浑身都散发着黑气的人影出现在宁安的面前。

    黑色的。

    是个人。

    穿着白色的衣服,但是浑身被黑色的雾气缠绕着,脸上更是一团黑气,连五官都看不清楚。

    手中握着一把长剑,剑身漆黑。

    宁安握紧了手中的剑柄,眸光微动。

    这就是那所谓的河妖吗?

    宁安出神之际,慕容安已经提着宝剑冲了上去。

    还没走近,就见那河妖一挥手。

    “砰!”

    慕容安被气浪掀飞,撞在一边的墙上。

    两个道士此时也赶了过来,祭出黄符。

    只是那符咒飘在半空之中还未被燃尽,就已经被一道黑影打的灰飞烟灭了。

    黑影裹挟着戾气朝着两个道士袭去。

    老道士一惊,连忙挡在小道士身前,拂尘在空中画了个圈。

    就在此时,又是几道颜色不同的符纸飞向空中,和那黑影相撞。

    “砰!”

    符纸和黑影同时消散。

    老道士瞪大了眼睛看向了一边的封祁。

    宁安提剑冲出去的时候不忘朝着封祁点了点头。

    这二师兄,终于想起来自己也是符修了吗?

    宁安握紧了碎霜,脚下步子虚幻飘渺,一剑朝着那河妖斩去。

    封祁也没闲着,双手飞快在胸前结印。

    法阵在宁安的脚下落下,黄色的光芒亮起。

    一瞬间,宁安挥出去的一剑就有了元婴的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