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粉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1 眼泪(1)

    春节如期而至,而也在这个时候林淋才晓得原来周家完全没有什么亲戚,周母虽然出生于书香门第,但是当时为了和还什么都不是的穷小子也就是周父在一起,受到了家里人的阻拦,最后周母毅然拽上周父的手双双私奔了,周母的家里人毫不留情的和周母单方面的断绝了关系,不过在林淋从周母口中听到这些往事的时候发现周母似乎完全没有一点伤心的意思,反而是一脸的庆幸,所以林淋只能认为是周母以前在自己家的时候也许没有受到很好的对待,所以才有这样的反应。

    至于周父,则是个孤儿,没有读过多少书,但是凭着自己对商业独特的敏感度和吃苦耐劳的精神愣是闯出了如今一番天地。在年轻一辈的创业者心中,周父就是一个鲜明的榜样,更是一个不可逾越的存在。

    孩子们第一次过这么热闹的春节自然是闹腾个没完没了,年三十晚上的守岁因为有两个小家伙的加入让周家多了许许多多的笑声。

    初一一大早周家就迎来了一个不甚欢迎的客人,幸亏当时林淋眼疾手快,迅速的和两个孩子一起转移到了二楼的房间内,避免了一场战争波及他们。

    余凤红着眼睛带着一行人来到周家大厅的时候,林淋早已经闪人。

    “你这个女人来干什么,我哥已经和你离婚了,还想干什么!?”周亚雅不二话的直接冲到余凤面前。

    “歧,你给我一个机会,呜~~~~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余凤理也不理周亚雅,而是转头扑向周歧,刚才还只是发红的眼睛瞬间就蓄满了泪水,哗啦啦的往下掉,再配上那张漂亮的脸庞,还真有种梨花带雨的感觉呢。

    “女婿啊,我知道这事是我们小凤的不是,但是你也不能把事情做的那么绝啊,看在你们以往的情分上…………”站在余凤身后的男人,50上下,花白的头发,神情并不自然,还带着一份尴尬,不过他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周歧的一个冰冷的眼神给咽了回去。

    “呵,之前不是还闹的挺厉害的嘛,还闹到我哥的公司去,怎么现在不行了?我说余凤啊,你也真的挺给脸不要脸的,我哥好好的跟你说离婚你不要,现在呢,又犯贱似的上门说什么情分,什么情分,你背夫偷汉的情分,还是你不守妇道的情分?”周亚雅一把把哭的稀里哗啦的余凤拉开周歧身边,然后用手指点着余凤的胸口,毫不留情的讽刺道。

    “你们不要太欺人太甚了,这些事情是我姐的不是,你们要怎么对她就怎么对他,干什么把我家的公司也牵扯进来。”余浩一脸愤愤的表情,似乎是长期浸yín在声色场所所以余浩的声音带着一种不自然的沙哑,并且整个脸也给人一种不健康的浮肿。

    “余浩,你~~~~~~~~”余凤不敢置信的看侧过头看着余浩。

    周亚雅和周母对视了一下,一致的撇了一下嘴角,意思很明显,就是觉得这个余凤真的是太会做戏了,这个女人不去拍戏实在是太可惜了。

    “行了,当我们周家是什么地方,来人,把他们给我哄出去,以后再把这种闲杂人等放进来的话,你们就都给我小心着点。”一直没有吭声的周父,板着一张带着怒容的脸,声若洪钟的下达命令。

    眼看着就要被遣散了,余家三人开始不顾形象的撒泼,余凤在其中到是一直扮演着柔弱的角色,双手试图抓住周歧的衣角,那场面要是让林淋看到的话,绝对会感慨,这简直是穷奶奶苦情戏的现实版嘛,瞧那小眼泪掉的,啧啧啧~~~~~

    “岐,我爱你,真的很爱你,以前是我错了,呜~~~~你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不避孕了,我给你生孩子,我们好多孩子,你不是一直……一直都想要孩子吗?好不好,岐…………”

    “扔出去!”如果忽略周岐厌恶的眼神,那他的表情还真的是面无表情。

    不和谐因素被扔了出去,但是却给初一的这一天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阴影,周亚雅的性子向来直爽,今天被这么一闹,心里自然是不舒服的,吃早餐的时候便把一堆的怒火全部发泄到了食物上,脸上的表情更是臭臭的。

    林淋虽然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着大家的表情还是实像的做安静状,虽然现在她被周父周母认了干女儿,但是归根究底还只是一个外人,在还没有被他们一家子完全接受之前,她不会允许自己走错一步的。

    “姑姑…………”有时候孩子们的神经是很敏感的,才一会儿功夫他们便感觉到了大人之间的气氛不一样了,小鸢放下手中舀着瘦肉粥的勺子,忐忑的看着她的姑姑折磨着盘中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