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粉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5 陈琛(1)

    这两天,周岐同志突然脑抽筋似的,打算在周家的如操场般大小的后花园修建一套儿童游乐设施,而且说干就干,对此林淋相当的无语。

    让24孝“爸爸”有这种举动纯粹是因为之前他去接两个宝贝的时候看到宝贝们流连在幼儿园的滑滑梯上不肯下来的场景,然后某人突然的父爱大发,毅然决然的准备在家里修建一套儿童游玩的设施,可以让宝贝们无时无刻的都可以嬉笑玩乐。

    因为安装设施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所以林淋理所当然的把自己的写作地点改为学校的图书馆,实在是她无法在嘈杂的环境下安静下来创作。

    不过今天林淋窝在图书馆内却不是因为写作而是选了一个图书馆最角落的地方,四下无人开始画一张戒指的设计图,这是一对情侣戒,林淋之前就打算好了她会在之后《ABO盛宴》发行后随机的在某几本书内放上她亲手绘制的男女主的画像,然后读者可以凭着这个向出版社索取她亲自设计的情侣戒指一对。

    关于这个创意前世的时候林淋想过实施的,但是却因为种种的原因没能成功,这张设计图也是前世的时候曾经画过的,为此曾经的林淋还查阅了不少关于首饰设计的资料,虽然她学的是绘画,但是对于首饰设计毕竟还是第一次,所以她很谨慎,但是那时候的她却没能够把自己的这份心表达出来,林淋想她的设计图这个时候应该还存在于曾经那个世界自己的电脑里吧。

    星期四,林淋挎着一个超大的黑色包包,长长的卷发简单的扎了一个马尾,蹬着高跟鞋走进教室,选了一个稍微角落一点位子坐了下来,天知道她其实是不想参加这个什么班会的,可奈何那位尽责的班主任这次居然亲自打电话提前通知她班会的时间和地点呢。

    气氛很古怪,林淋一坐下就感觉到了。

    教室里的吵闹声依旧,可是林淋总觉得有些不协调,感觉哪里不对,疑惑的看着周遭的同学,但来回看了一圈也没能看出什么东西,便觉得可能是自己太敏感的缘故。

    良久,班主任终于姗姗来迟,视线在教室里转了一圈,最后停留在林淋身上几秒,随机收回视线。

    这次班会的宗旨非常的明显,就是要重新选一下班里的班干部,采取竞争上岗的原则,想要参选的同学自个儿上台做个即兴演讲,然后由同学们投票选举。

    林淋看似认真的听着,实际上她的魂不知道已经飘到哪个角落了。

    等了不知道多少时间后,无聊的班会终于结束了,林淋随着人流走出教室,却突然听到身后有班主任喊她的声音,下意识的回过头。

    “林淋,你跟我来一下。”

    就为了这么一句话,林淋在班级里部分同学的注视下讪讪的跟着班主任走出教学楼,向他的办公室迈进。

    来到办公室,陈琛客气的让林淋坐下,然后走到饮水机前给林淋倒了一杯热水,林淋双手接过,然后放到桌上,等待着陈琛的开口。

    话说回来林淋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仔细观察她的班主任陈琛,要说确实有点本事,现在只有24岁的他,听说接手导2班的时候他也才刚从S大毕业,是个相当新鲜的大学毕业生,但却在毕业之后迅速接到了S大的认聘书,被认聘为辅导员,并负责大一一门基础课程的教学和大四的就业指导课程,陈琛一个大学毕业生却能进入S大的教师团,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但是S大下至学生助教,上至教授校长却没有一个人能忽视陈琛的能力,并且在许多教授的眼里,陈琛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陈琛就学期间的学习成绩以及各项国内国际获得的奖项就足以让人侧目,另外陈琛曾经在大一下半学期创立了S大现今为止都红透半边天的手语社团,这个社团不仅在国内高校届绽放光彩,更是在一个巧合之下得到了世界残联的表奖与肯定,每年定期都会出国进行表演,用手语为世界各地的人演绎出一首首感人至深的歌曲。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人却在大四的时候毅然决然的放弃了学校给予的保研的机会,放弃了继续求学的机会,对于陈琛的这个举动,不少人难以置信,更有不少人感觉到惋惜。

    “其实今天我是希望能看到你站起来竞选班干部的。”陈琛到没有太多的废话,直接进入主题,手指轻缓的摩擦着手中的马克杯。

    “我想我不适合,而且我怕我是不能够胜任的,老师也知道我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要照顾,没有太多的课余时间。”林淋很明白的拒绝,当然这些都是些推托之词,她可不想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班干部,前世读书的时候,她没想过当什么班干部,班干部对于她而言就是挤在老师和学生之间的馅饼。

    “我也知道,所以我只是觉得可惜,只不过我想有时候你也和同学们交流交流,人类毕竟是群居动物。”陈琛说话的语气有些不经意,似是老朋友在谈话。

    “我想我明白老师的意思,我以后会注意的。”说话的同时,表情无比真诚的看着陈琛。

    随后,陈琛又闲拉乱扯的问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无非就一个宗旨,询问林淋有什么不适应或者需要他帮助的地方,如果有就提出来,他尽量帮她解决,林淋的回答当然是没有了。

    从办公室出来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没想到看着挺利落的陈琛居然这么会唠叨,真是人不可貌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