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粉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3 适应(1)

    住的地方安顿好了接下来就是两个小家伙上幼儿园的问题了,本来他们三岁的时候就可以上幼儿园了,但是原来的那个林淋一直觉得两个孩子身体不好,上幼儿园不太合适,弄不好又被传染了什么病。但是她觉得孩子还是让他们多和外界接触的好,老这么关着反而容易闷出病来,而且不宜与孩子们今后性格的养成,当初选择租这里有一个方面是因为这个小区对面就有一家规模不错的幼儿园,林淋每天接送也能方便点。

    这个世界的就学机制还算不错,至少不用什么户口所在地什么的,林淋很容易就见到了校长,同意了孩子就读幼儿园的事情。

    一开始几天,两个孩子对于幼儿园有些抵触情绪,在幼儿园里他们俩总是孤单的隔离其他的小朋友,林淋总是在暗处看着孩子们的举动,心里那叫一个急啊,最后还是幼儿园的老师跟她说让她放心,一般刚进幼儿园的孩子都需要一定时间的适应期,她这才稍微放点心。长的粉雕玉琢的两个小家伙经过一个多月才在幼儿园老师和小朋友们的鼓动下慢慢的开始和群,然后开始对上幼儿园不那么抵触了,到这里林淋才终于放下了心,也不再躲在暗处看着他们了,开始正常的接送他们。

    关于写作,林淋早已经订好了计划,之前在空余时间早已经开始在笔记本电脑上创作了,说是创作不如说是拷贝,拷贝她重生前的作品,据不完全统计她前世的畅销小说就有十几本,所以她一本本拷贝也得花上一段时间,等把原来世界她的小说拷贝完再开始重新创作也不迟。

    其实她的小说对于这个世界应该算是一种新的小说形式,林淋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忐忑,所以决定选个文学网站发几章试试,但是找来找去都没能找个像样点的文学原创网站,果然,这个世界的小说没有发展起来连带着文学网站都没发展,最后她只能选了一个访问量和注册用户全国第一的论坛开始一章章的发,笔名还是她前世的那个笔名“子归”,她当初取这个笔名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只是当时正好想到这两个字,至此她的笔名一直都没有变过,而且她决定改了这个身体本尊的笔名,还是沿用“子归”,她习惯了。这个身体本尊的笔名她真的喜欢不起来。

    不愧是访问量全国第一的论坛,林淋的小说发了没几章就引来了不少人的跟贴,纷纷表示非常喜欢,希望搂主继续发,到了最后居然成了顶置贴,每天一打开论坛就能看到自己发的那个贴高高的挂着,后面的点击数和跟贴数直线上升,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林淋单单在这个论坛上就赚了不少粉丝,但是在论坛发贴毕竟没有保障,而且不是长久的事情,最后林淋申请了一个博客,在论坛的贴子上贴了自己的新博客的地址,把一大帮的粉丝呼拉一下全部转到了博客上,博客在当天的访问量就越居了第三。

    当然,林淋不会把小说全部都放在博客上,她只放了一半,早在小说在论坛上引起轰动后林淋就联系了出版社,把稿子寄出去的第三天就接到了出版社打算出版该书的电话,林淋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放到了博客上,自然是引起了更大的反响,虽然有一部分人认为林淋这种行为有点不厚道,害他们看了一半另一半只能等到书出版了以后才能看,但是还是有很多人表示支持,他们会在第一时间购买该书的。

    关于出版林淋有自己的坚持,她学过美术,在前世她的每本书的封面以及插图都是她亲自动手的,所以即使换了一个世界,她还是坚持这一点,出版方当然有些犹豫,但是在看到林淋传过去的封面样板后也就不怀疑林淋的能力了,表示同意林淋的要求。

    为了庆祝她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本书即将出版,林淋购买了一部DV和数码照相机,开始有事没事的跟在两个宝贝后面给他们拍照,每天都会拍好几张,她前世的时候就想如果有了孩子就把孩子每天的成长都拍下来,然后把照片洗出来,每张照片都标上日期写上短短的几句话,等孩子长大后看一定很有趣,现在终于有了这么个机会她当然不会错过。

    两个小家伙对于拍照还真是两种迥然的态度,小鸢跟本不用林淋教,在照相机前她总能摆出各种可爱的姿势,而且特别喜欢拍照,只要一看见林淋空下来就要求这林淋给她拍照,而且拍照的背景最好是越漂亮越好。而小钥则是见到照相机就躲,死活不肯拍照,一反平常乖巧的形象,只要看见林淋拿着照相机靠近他,他就跟你玩捉迷藏,所以林淋对付小钥只能采取偷拍的形式

    相对于小钥对照相机的态度,DV就好多了,虽然还是常常不肯让正面对着DV的镜头,但是至少他不会躲DV,你要拍他就让你拍,他干他的事情。

    这天下午林淋去幼儿园接两个小宝贝,一看见她两个小家伙就撒丫的跑了过来,别说,上了这些日子的幼儿园这两个小家伙的身体似乎好多了,并没有三天两头的生病,来到S市他们也就发过一次烧,两个小家伙发烧总是一起发烧,一个发烧了另一个肯定也发烧了,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是双胞胎的关系。

    “妈妈,陈老师说明天要去公园玩,要带好吃的。”小鸢仰着小脑袋兴奋的说着。

    林淋抿嘴笑了笑,顺势把两个小家伙的小书包拿了下来拎在手上,然后两个小家伙身后的陈老师点了点头。

    “陈老师,明天孩子们去公园除了画具、饭盒和水以外还需要些什么东西吗?”其实林淋早就已经收到老师发过来的短信了,每个家长在幼儿园都有登机手机号码,幼儿园的老师都会通过手机给家长们发短信,通知一些必要的事情。

    陈老师尽责的又跟林淋说了一遍,表示只要带这些东西就够了,让她放心的把孩子们交给他们。

    “小鸢小钥跟老师说再见。”抓了安静待在一旁的小钥的手冲陈老师挥了挥,俩小孩乖巧的和老师道了声再见。

    一手牵着一只小手,肩膀上背着两个小书包欢快的走出幼儿园。

    “那个就是第五鸢和第五钥的妈妈?真漂亮,一点都看不出生过孩子。”幼儿园新来的老师看着远去的背影感慨道,边说还边用手摸着自己的脸。

    “听说是个单亲母亲呢,长的漂亮又温柔,你说那男人眼睛长脚上了,怎么就离了呢?”陈老师附和的点了点头。

    “说不定老公死了呢,或者是女方主动提出离婚的,不过我觉得吧,小鸢妈妈长的虽然漂亮但是有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感觉,这虽然能吸引不少男人,但是男人嘛总是用下半身思考,相对于小鸢妈妈这种清冷的漂亮,他们更喜欢性感开放的吧。”

    “那不一定,看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