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粉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2 死亡(1)

    周亚雅复杂的看着身边的方楚,一直以来方楚在他们那个班级里虽然不能说表现的非常的突出,但是他的那种安静和不时表现出来的羞涩的感觉让班级里的同学都喜欢逗他,每每看着方楚尴尬的样子,大家都觉得他很可爱,自然,周亚雅她也这么认为,在接到方楚经由林淋送过来的信之前,她一直都以为方楚就是那么一个容易害羞,长相异常清秀,且瘦弱的男孩。

    许久过后,抢救室的门终于被推开,方楚几乎反射性的站起身冲向医生。

    最终医生还是没能挽回两人的姓名,那名男性在手术的过程中就死亡了,抢救无效,而方楚的母亲则硬咬着牙挺着见了自己儿子最后一面之后才微笑离去。

    周亚雅一辈子都无法忘记那天一位母亲用这不舍的眼神,颤颤巍巍的想要抬起手,却始终没办法使上力气的样子。

    “妈,他们俩都死了,你可以安心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能夺走你留给我的东西了。”方楚紧紧的握住自己母亲的手,脸上的笑容灿烂。

    方母似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怎么都无法完整的说出一个字。

    “我知道,以后我会过的很好的,好好的打理方氏,对了妈,她就是我跟你说周亚雅,我的女朋友,很漂亮是不是?”方楚用空出的一只手拉过周亚雅,笑笑的给自己的母亲介绍。

    “伯母好,我是周亚雅,我…………”周亚雅实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说,她没办法做到像方楚那样,面对着一个即将远离人的人,坦然的微笑面对。

    在周亚雅不知道怎么说下去的时候,方母突然笑了,周亚雅清楚的看到方母的眼角滑下的眼泪,眼神柔和的看着她,嘴唇吃力的张开,似乎在说什么,反复了几次后,安然的闭上了眼睛,被方楚握着的手也黯然的滑落。

    “照顾,谢谢。”这两个词是方母最后反复的用唇语说着的话,周亚雅楞楞的站在原地,很想问已故去的方母是不是知道她跟她儿子只是在演习,很想问问方母是不是知道她见到的一切只是假象,周亚雅感觉嘴里苦涩异常。

    轻柔的抚过母亲伤痕累累的脸,方楚真实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正在阵阵的抽痛,他的母亲这几年真的很苦,他知道,确无能为力……

    病房中沉痛异常的气氛突然被一声巨大的开门声打破,周亚雅下意识的看着进来的女孩和她身后的一帮子人,气势汹汹的样子,显然是过来算帐的,不是来探望的。而且那个带头的女孩就是刚才指着方楚的鼻子大骂方母的泼辣女。

    “方楚!你陪我爸,你陪我妈!!杀人凶手,你和你妈都是杀人凶手。”刘亦然哭闹着大喊着方楚的名字。

    “注意你的用词,那个死了的男人并不是你爸,在法律上应该是我的父亲而不是你的,如果要哭的话就哭你妈一个人就好,至于我父亲就不需要浪费你的眼泪了。”方楚坐在床边,一点不为所动的样子,淡漠的声音在空旷的病房内响起。

    “方楚,希望你能理解亦然的心情,毕竟是你母亲开车撞了她妈妈还有……刘先生。我们过来只是想和你谈谈这以后的事。”刘亦然身后的一个中年女性出面,似乎想要缓和气氛的样子,但是她确定她能缓解的了?

    方楚突然转过身,面无表情的看着众人。

    “谈?谈什么,这里有你们什么事?死的人是我爸和我妈,和你们有什么关系?没错,是我妈撞了死了一个女人,不过……我宁可拿钱去贿赂那些高官,也别想让我拿钱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