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粉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7 烦恼(1)

    外界对自己以及自己所著的书是怎么个评价,林淋已经管不着了,因为最近她在烦恼着,问她烦恼些什么?她自己也不清楚,总觉着这日子过的越来越不对劲了。

    早晨,在重生后刚到S是市的时候,她的早晨是这样的,准备好早餐,叫起喜欢甩赖的两个小宝贝,然后和小宝贝们一起用早餐,最后高高兴兴的送两个小家伙去幼儿园,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自从和周歧登记结婚同房且同床后,每天早晨,她莫名其妙的再起床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周歧今天穿的衣服从衣柜里挑选出来,搭配好,然后放在一边,这才开始梳洗,更让林淋无语的是自从她小露厨艺两三次后,周歧十分执着的认定就想要吃她做的早餐,林淋居然鬼使神差的大英了,开始每天为周歧准备早餐的日子,吃完早餐后如果正巧林淋早上有课,周歧都会带林淋一程,把林淋送到学校,有时候如果周父周母没空送小鸢小钥上幼儿园的话,就由他们俩送。

    下午,从前下午这段时间她基本上都用来写作和整理房间,偶尔娱乐一下看看电影,玩玩游戏什么的,时间到了再去接两个小宝贝,而现在,如果她下午没有课的话,同样也会写作码字,但不同的是,现在多了一个习惯,就是在上网的时候,习惯性的找寻有没有关于周氏或者周歧的新闻,如果有便会仔细的看看,究竟是些什么,到了晚上也会询问一些她感兴趣的新闻是不是真的,比如绯闻啥的,不过一般情况下问这样的事情,周歧都会很难的的抿嘴冲林淋笑笑,然后拍拍她的头说“咱们是夫妻”

    晚上,以前这个时候吃完晚餐,林林都会和小家伙们玩玩具或者一块儿看卡通,然后让小家伙们洗个澡哄他们睡觉,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她写作的时间,现在呢,大的变化确实没有,她依然会陪宝贝们玩玩具看卡通,只不过周围陪他们的人也多了,周父周母,有时也有周亚雅,甚至周歧不是很忙的时候也会加入,孩子们睡觉后便是大人们各自的时间了,周歧在和林淋登记结婚后便很少在公司加班,除了必要的应酬之外,他基本上都会早早的回家,即使有什么公务也都拿回家来,从这点林淋很容易就能看出周歧同志是个家庭观念非常严重的男人,所以一般情况下周歧都会在书房办公,林淋则喜欢窝在房间里用笔记本电脑码字,两人互不干扰,如果时间晚了,林淋酒会特贤惠的给周歧准备些夜宵,偶尔两人会一起享用,等周歧办完公以后,两人会时不时的聊几句,如果气氛好的话还会做些运动啥的。

    林淋有时候也会感慨自己的适应能力如此之强,这么短短的时间之内就已经完全代入□□的角色,而且貌似没有任何排斥的反应,可以说过的相当的滋润。

    这天,林淋正在学校的报刊阅览室看报,无意中在S日报中的经济板块看到了一篇八卦报道,报道的题目很是鲜明啊“周氏少董密会前妻——两人是否共叙前缘”,看看多么明显的标题,林淋甚至不用看里面的内容就知道讲的是啥,更何况上面还配着插图呢,照片中虽然只有两人的侧面,但是就熟悉两人的人而言,一看就知道了。

    看完标题和照片后,林淋心平气和的开始逐字逐句的看,可越看越窝火,越看心里越是不平静,你说一个前妻你还瞎掺和什么,离都离了还见什么面,有必要嘛,退一万步讲,你见面就见面了,干嘛还让狗仔给撞见了,干嘛还给拍下照片登出来了,这部是给人添堵嘛。

    “不对!我堵什么,这关我什么事!”突然林淋的思维一个急刹车,顿住,开始对自己刚才产生的一系列的负面情绪感到不解,她和周歧就是一对表面夫妻,没有实质的感情,看到这种东西她不应该有什么激烈的反应才对啊,之前周歧不就有不少的绯闻传出来,虽然没有照片当证据,但自己基本上也只是看看乐乐而已,偶尔回家后向周歧八卦以下,但她确实从来没有放在心上,可这次,自己究竟怎么了?

    回到家后,林淋闷闷不乐的八自己关到了房间里,周亚雅自从方楚接任方氏之后基本上已经半驻扎在方家了,在周家偶尔才能见到她,林淋就算想找她深入深刻的探讨一下自己心里方面的问题都难,而她目前为止也就只有周亚雅这么个算的上的朋友,其他人,好吧,她挺宅的,其他人暂且没有。

    “奶奶,妈妈怎么了?回家都不亲宝贝,连看都没有看宝贝一眼。”小鸢委屈的瘪着嘴。

    刚才林淋进门的时候就直直的朝二楼的房间走去了,压根没看见也没注意到在客厅正和奶奶玩闹着的两个小宝贝,她心里就只琢磨着自己今儿个是哪根筋不对劲了。

    小钥同样委屈,以前妈妈从来不会这样的,哪次回家不是对着他们亲了又亲的。

    “妈妈是不是病了?”这是小钥唯一能想到的,看刚才妈妈进屋的时候眉头皱的紧紧的样子,看着确实像病了。

    苏素珍看着林淋消失在楼梯口,听着小鸢和小钥委屈的问话,嘴角的笑容越发的扩大,自从自己的儿子和林淋登记结婚后,她和老伴儿是无时无刻都在关心注意着这对新婚夫妇,一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担心这两个孩子太理智了,包括在处理婚姻和感情方面都太理智了,他们怕这种理智会磨灭某些实质的感情,但是很显然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日子一天天的过着,也许这小两口自己没什么感觉,但毕竟是旁观者清,他们这两个旁观者,看的可比任何人都清楚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