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粉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8 详谈(1)

    “怎么了?”见林淋作在床上久久都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周歧再一次打破沉默,并伸手到林淋的额前摸了摸,要在正常情况下林淋肯定会下意识的躲开,可是今天林淋却没有躲开。

    其实林淋不是没听见周歧的询问,也感觉到了周歧的触摸,之所以做发呆状没反应只不过是因为她还没有想好怎么说,当然她是绝对不会说实话的,说自己吃醋,那是坚决不能承认的,否则就太掉价了。

    见林淋还是没反应,周歧到也耐心十足的推了推林淋并再次询问“怎么了?”刚才他摸了摸林淋的额头,并没有感觉到发热什么的,应该不是感冒或者发烧,不过对于上楼前自己母亲说的什么吃醋,周歧不是很相信,今天的报纸她也看到了,只不过是一张照片,之前的时候,林淋看到报纸杂志等一些类似的绯闻都是当成玩笑跟他说的,周歧觉得这次应该也差不多,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次的性质是不同的,而且林淋的心境也和以前不同了,所以啊,男人呢,永远也无法了解女人,因为他们不是女人,同样的,女人也永远无法了解男人,因为他们不是男人。

    “啊,我,我月经不调,痛经。”没病没灾的,林淋一下子也想不到什么借口,不过月经不调这事儿吧到可以拿来挡挡,毕竟是女人的问题,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太好问,更何况这两天她确实来大姨妈了。

    “痛经?那就该好好躺着,干坐着干嘛,躺好,我给你去倒杯热水。”听到是女性问题,周歧同志到也一点没有不好意思,不容分说的拉着林淋躺下,并替林淋盖好被子。

    “我觉着胡思乱想一下,兴许能分开一点注意力,让我感觉不到疼,不过好像没有什么效果,一回国神来就又觉得疼了。”林淋逼真的皱了皱眉头,像是真疼的要命似的。

    “乱来!你这样躺着没关系吗?需不需要换块卫生巾,那种加长夜用的。”原本已经准备给林淋去倒热水的周歧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向党认真且专业的询问卫生巾的使用。

    林淋傻了,她觉得她该忏悔,为以前的错误认知忏悔,她不该以貌取人,更不该在还没完全看透一个人的时候就把那个人给定性了,周歧,他哪里冰块了,哪里少言寡语了,哪里嘛,他分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母属性。

    其实周歧吧,只不过觉得既然两人结婚了,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干了,那就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事情了,自然的,他也觉得这些话没什么不对的地方,最重要的是,在他的心里已经认同了林淋,林淋和他的前妻余凤是不同的。

    “不,不用了,我这样挺好,麻烦帮我冲一杯红糖水就可以了。”本想着找这个借口搪塞一下就好了,没成想这个执着的娃还给你深入浅出的探讨一下。

    等周歧端着红糖水走进房间,林淋又装模作样皱着眉头哼哼了几声,力求逼真,不让周歧看出破绽。

    体贴的扶起林淋,让林淋的上半身靠着他,慢慢的喂林淋喝下红糖水,林淋相当坦然的接受周歧的服侍,不过如果这红糖水里的红糖放少一点就更好了,有点儿太甜了。

    喝完红糖水后,周歧把碗放到一边的床头柜上,然后打算让林淋继续躺着,林淋不自在的扭了一下,然后用手肘顶了一下身旁周歧的腰,虽然她很不想承认某些已经悟了的东西,但是她还是想要问个明白,今天的报纸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共叙前缘,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对了,今天的报纸看了没有,不错哦,共叙前缘啊,我觉得写那篇报道的记者文笔差了点,要是让我去写肯定能赚足大家的眼泪,信不信?”林淋强迫自己尽量用轻松的语气和态度调侃着,就和以往任何一次一样,这是林淋给自己下的心理暗示。

    “看过。”拍了拍林淋的脑袋,周歧淡漠的回答,似乎完全没有深入的意思。